首页 > 公文

    《寻梦环游记》观后感


  • 梦想、人生、家庭的思考-《寻梦环游记》观后感

      《寻梦环游记》,正如其名,讲的是有关于梦想的故事。但同时也折射出关于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以及国家和文明的方方面面。

      怀抱音乐梦想的小米格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像歌神德拉库斯一样的音乐家。然而,出身鞋匠世家的他从小却只能去街头给人擦皮鞋,这是为了将来能继承家业的必修课。另外,他的家庭非常痛恨音乐,不准音乐接近他们的家。所以才有了那么一幕:小米格在街头为一个音乐人擦皮鞋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音乐,并倾诉他的苦闷和烦恼。这让我脑海浮现这样的画面:一个小女孩给大学教授擦皮鞋,说她也想努力读书,可是家里人不让,说女孩子早晚要嫁人,读那么多书也没有用。更讽刺的是,就在亡灵节那天,他鼓起勇气为自己的梦想去行动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告诉他以后不用擦皮鞋,可以当鞋匠了。而当他发现自己的先人是一个音乐家而大胆地向家人宣告他的梦想的时候,却被无情粉碎。在中国过去的100年里,多少怀着梦想的人,在拿到梦想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父母却告诉他们已经安排了婚事,或者让他继承家业。

      而亡灵世界的寻梦之旅,揭开了个人梦想和家庭束缚之间较量的序幕。

      原来,米格的家人之所以会痛恨音乐,是因为他的高祖父曾经是一个音乐家,为了梦想而抛下妻子和女儿离家出走,高祖母由爱生恨,让音乐从此在家庭消失,且代代相传,而后代也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只是粗暴地让这个诅咒轮回。就像我们中国千千万万陋习一样,起源都是偶然之事,却被人为扭曲地传承。

      当米格认为德拉库斯是他的高祖父而寻求他的祝福时,遇见了自己真正的高祖父埃克托,并路过他生活的阴暗角落。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不能回到人间,彼此相依为命,他们仅有的能量,就只是亲人微弱的追忆和思念,随着岁月流逝,记忆淡忘,等待他们的,就是终极的死亡。如今,那些背井离乡,在大都市奋斗的80后90后,不就是这样的处境吗?工作之余,可以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结伴同欢,共同成长。但在各自的人生和家庭问题上,如果没有得到家庭的支持,就要在大都市白手起家。而面对残酷的竞争,多少人能开拓出一片新天地呢?另一方面,随着父母老去,乡亲疏远,他日重归桑梓,就只能看到老宅,而再难见到故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的《回乡偶遇》,就是最好的写照。

      为此,多少人收拾行囊,逃离北上广。在外的闯荡和历练,能够让我们比较轻松地在故乡开垦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小田园。但是,舒适的小窝是英雄的坟墓。回到故乡,梦想和激情,人生价值的实现,事业的自豪感,社会的使命感,都会大打折扣。回想在大都市的酸甜苦辣,可以对自己说一句青春无悔。而安宁的生活,会让我们不断地问自己是否甘心。另外,习惯了彩色人生,是否还能面对生活单调?没有了精神食粮,是否愿意接受家长里短?种种的因素汇集而成的,就是埃克托喝下的那杯毒酒:回不去的故乡。再回过头来想想,多少父母抱怨子女不听话,不爱父母不爱家,但子女努力读书,考进大学,追求更好的发展,不就是父母曾经的期望吗?而伊梅尔达爱上埃克托,不正是因为他的音乐天才吗?怎么又因为他继续追寻梦想而怨恨呢?家人还是梦想?这是个问题。

      一张张照片,是血脉相承的证明,既搭起重逢的花桥,也输送爱的供养。如果自己照片被家人供奉着,就可以在亡灵节这天回到人间看看子孙后代,并享受祭品,同时在亡灵世界也会有更好的生活,而不用蜷缩在阴暗的角落。小米格到亡灵世界明白了家人的意义,如果他接受高祖母的第一个祝福,不再接触音乐而当起了鞋匠,将来也会被供养着。可问题是:那是一个真实的米格吗?后人会因为他是家族的一员而记住他,会因为他是一个鞋匠而记住他。而最后会记住米格的音乐家梦想的,恐怕就只有那个参赛歌手——米格给他擦过皮鞋,向他倾诉。但这是米格所希望的吗?他能接受吗?他能甘心吗?他最希望的,是作为一个音乐家被铭记啊!所以,梦想对的意义,就是:真实的自我被这个世界接受和认可。

      家庭,是每个人的根本所在。而在中国,“孝”是处理家庭关系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和父母稍有意见上的不同,轻则被斥责,重则被“不孝”。在古代,被奉为治国之道,正所谓“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不孝之人,“岂唯不容于朝廷,亦见弃于乡里”。在今天,则成为际代的矛盾和冲突的原因。“孝”,成为每个中国人头顶上的达摩克力斯之剑。这又该如何面对呢?我们不妨从这部电影中去寻找答案。

      别再碰那该死的音乐——记住我们有多爱你——不附加任何条件。这是米格的高祖母送出祝福之后说的三句不同的话,是整部电影的线索之一。如果米格接受第一个祝福,他将牺牲梦想;如果接受第二个祝福,又继续追寻梦想的话,则要面对家人的反对。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将会成为米格沉重的包袱。(想想:如果一回到家听到父母很无奈地跟别人说很讨厌子女在外,但没办法,认命吧。这会是什么心情)最后,高祖母说出:米格,我把祝福送给你,不附加任何条件。这化解了所有的误解、矛盾、遗憾和怨恨。伊梅尔达和埃克托重新相爱,可可向家人说起了父亲,让埃克托被重新想起和供养,从而避免终极死亡,父女也终于在亡灵世界重逢。我们的小米格,也因为获得家人的祝福而快乐地追寻梦想。请记住,我们只是活着;被供养,我们活的更好;但家人无条件的爱和祝福,不仅能让我们活着,活得舒服,还能让我们有更强大的能量去追逐梦想!原生家庭,是我们永远绕不过的坎。我们是父母带到这个世界的,所以我们的经历和感受,都离不开和父母的关系。如果我们能发自内心地去接受父母,爱父母(而不是让自己符合所谓的“孝”),能够和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解,就意味着对自己人生命运的接受,从而不再抱怨并放下包袱,去开创自己的人生。正如哲学家尼采所说的:如果命运的永劫回归,你所经历过的、所感受过的,有朝一日将原原本本重复再现,你有面对和接受的勇气吗?

      “我不仅要得到他的祝福,还想证明自己值得他的祝福。”小米格寻找自己的高祖父,不仅仅是为了得到祝福回到人间,还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这反应了父子的关系。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提到:“父亲的爱是有条件的。父亲的原则是:‘我爱你,因为你符合我的要求,因为你履行你的职责,因为你同我相像’。” “因为父爱是有条件的,所以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赢得这种爱。”也就是说,你必须优秀,才能获得父亲所爱。这一点,和母爱是有区别的,弗洛姆说:“因为母亲的爱是无条件,我只需要是母亲的孩子。母爱是一种祝福,是和平,不需要去赢得它,也不需要为此付出努力。”但也就是说,母爱证明我们可以被爱,父爱证明我们的价值。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的话,是不是说明,每一个心怀梦想,努力奋斗,以求实现人生价值的人,都有(或者说需要)一个强大的父亲?就像小米格一样,在得知自己的高祖父是音乐家之后,表现出不一样勇敢和坚定!

      德拉库斯和埃克托的关系,反映了台前人和幕后者在获得回报时的严重不对等。德拉库斯不仅生前万众敬仰,而且死后极尽哀荣。埃克托呢?他的创作为世代传唱,他的名字却无人知晓。如果可可早一点去世,如果米格晚一点到来,自己就会和家人天人永隔,曾经的尊荣也永远难见天日。“亚历山大剑指印度,难道是千里单骑?凯撒大帝征服高卢,莫非凭一己之力?”人类共同创造了辉煌的文明,但写入历史的,更多的是王侯将相的名字。在古代,我们记住汉武帝的雄才大略,却忘记那些牺牲个人幸福、远嫁异国他乡、换取汉匈停战,让国家休养生息、和平崛起的伟大女性。而这种悲剧的酿成,是因为埃克托们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德拉库斯们的道德良心,而这种依赖,是非常被动和脆弱的。就像在职场,透支自己的健康为公司带来利润,当青春不再,精力消退,如何应对后起之秀的竞争?如果被裁员,又能凭什么继续维持既有的生活水平?

      影片的最后,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是,现实中,却有太多太多的X因素。如果米格一开始就放弃梦想?如果他背离家庭追逐梦想,他最终是成为歌神,还是在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如果成为歌神,他是否还能保持善良?还是像德拉库斯一样失去底线?如果失败,是否还能回头?而米格最后是成为一个优秀的鞋匠兼快乐的音乐人,还是成为一个心灵手巧且卓越的音乐家?则留给影迷们无限的想象。曾经,我们都是心怀梦想的米格,而在不同时期的不同选择,则让我们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如今的你,是幸福地追逐着梦想?还是只能偶尔拭擦蒙尘的记忆?

      影片结束后,笔者心头一震。这部深刻地反映中国社会万象和历史文化的电影,是美国人拍的啊!这说明,美国人对中国,已经有了全方位深层次的研究。而美国,又是当今中国崛起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如果今后中美难免一战,中国将如何去应对这个已经充分了解自己的敌人?如果想和平相处,精诚合作,中国又需要做些什么?

      另外,今日之中美关系,如果按照历史学阿诺德·家汤恩比的观点——人类的历史就是文明的挑战和应战——去审视。也会有新的问题。中国所代表的是东方文明,美国则是西方文明。而在中国的文明史上,也曾有过一次影响深远的文明碰撞。儒家家国情怀的凝聚力,成就了大汉王朝的辉煌。而佛教无君无父之说的传入,让中国人经受了魏晋南北朝400年的劫难,随后又有了隋唐的强盛。到了宋朝,儒释道三教合流,产生了理学,最终,在明朝开出了一朵灿烂的花——王阳明之心学!如今,面对以美国为代表的、更加强大的西方文明,中华文明该如何应战?而在这个文明碰撞,社会转型的时代,我们每个人又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人生?
    http://www.am1420wbec.com/tougao/view.asp?article_id=23392分享